透過電子郵件訂閱

2006年8月2日 星期三

反濱南千里苦行

[2006生活札記] 2006-08-02 00:00 瀏覽人次(808)
昨天,已經是台灣生態學會與靜宜大學生態系師生苦行的第38天,腳板走得發紅踵痛,無論刮颱風、下大雨、豔陽烘烤皆未阻撓他們的意志,看著他們這一群年輕人綁著頭巾、面露疲憊,裡邊穿插著頭髮斑白因支持反濱南而苦行的80餘歲老者,在這個距離七股潟湖1、2公里之遙的龍山宮廣場,拉起白布條及長幅海報,高聲抗議著環保署所通過的「濱南工業區開發計畫環境影響評估報告書」審查結論,以及環境影響評估報告書摘要公告。

阿智與謝志誠教授,以及台灣生態學會與靜宜大學生態學系師行千里環境苦行--反對濱南案拉起白布條抗議


10年前,我與台大謝志誠教授及反濱南的同志們,曾經發起「愛鄉土、反七輕、南瀛苦行」運動,頂著剛剃的光頭,從佳里鎮出發一路經過22個鄉鎮市,歷時8天7夜走了大約200公里,心中的熱火滾燙,以為不公不義終會有結束的一天。歲月漫漫,事隔這個多年,在這個夜色昏沉的晚上,我沒想到為了台灣永續及維護生態的有志者,再度跨越城鄉的疆界、跨越黨派的歧見,繼續為反對工業區過度開發及為反濱南而苦行,從台北走到宜蘭,路經花蓮、台東、屏東、高雄而來到咱們台南縣七股鄉,心裡其實有著痛、不捨與感動,我痛的是明顯與世界公益背道而馳的濱南案,拖延了這麼多年,竟還能有條件通過環評,我們的政府高官們是否需要更多的智慧,與如他們一般的熱愛,才能真正面對濱南案所將造成的衝擊效應?

靜宜大學生態學系苦行代表--鐘丁茂副教授

1993年6月10日燁隆集團向經濟部首度提出鋼鐵城計畫,申請在七股工業區投資興建年產粗鋼650萬噸的鋼鐵計畫,緊接著6月30日東帝士集團總裁陳由豪宣布籌建煉油廠及芳香烴廠,提出七輕建廠計畫。同年11月因七股工業區開發計畫環評遭駁回,翌年燁隆集團鋼鐵城計畫用地隨即轉向七股鹽場的海埔新生地。試想濱南案正式營運後,每年將排放二氧化碳2,900萬噸,以2003年全台灣的CO2排放量估算即佔了全國總排放量的1.18%。現在CO2減量已是「京都議定書」締約國及非締約國的共同推動趨勢,濱南案倘若正式營運,不僅將造成CO2污染,每年還將排放31,320公噸的硫氧化物、18,567公噸的氮氧化物,以及10,303公噸的總懸浮微粒,除將加重全球憂心忡忡、亟待解決的溫室效應,對於高科技的精密發展更是充滿了衝突與變數。

台灣大學生物產業機電工程學系--謝志誠教授正向與會人員簡報反濱南的過去與將來

前不久,我到台北參加「台灣經濟永續發展會議」,研討台灣的未來與改革走向,針對如何提振政府效能、環保、能源、產業競爭力、財政金融改革、全球佈局及兩岸經貿有了諸多的討論,但令我最為訝異的是,自去年通過京都議定書要求締約國遵守溫室氣體排放管制以來,共同遏制「全球暖化」的速度,並積極尋找新能源已是刻不容緩的工作,但行政院截至目前為止,對於濱南案的高污染卻採行不會支持但也不願明確宣示的消極態度,實在令人匪夷所思、深感無奈。

南美洲的巴西,長期以來投入研究自甘蔗提煉酒精的技術,由於甘庶酒精燃燒時較汽油排放更少的二氧化碳與硫化物,所以自1931年巴西政府即透過立法規範汽油必須添加2~5%的無水酒精,至2002年業已提升至25%。甘蔗酒精不僅成功協助巴西渡過國際石油危機,也讓名列世界千萬人口以上空氣污染最嚴重的城市之一:巴西聖保羅市,蛻變成為全世界空氣品質最佳的城市之一。

當過去大家的眼光,還未注意到運用太陽能新能源發電時,現有二位股王即已是進行太陽能發電研發的投資者。我們應當思索的是,怎麼能夠以潔淨的綠色能源同時達到經濟發展與永續的目標,而此時也是台灣必須迅速迎頭趕上的時刻。

認清海洋資源就是台灣的下一波機會,而台灣人下一代的幸福也掌握在我們手中;同時我們正與地球暖化的速度賽跑,誰也沒有把握,受創的地球下一次的反撲我們是否承受的起。尊重地球上每一吋土地、空氣與水源,這是地球上每一份子的聖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