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電子郵件訂閱

2006年8月1日 星期二

山與潟湖


[2006心情故事] 2006-08-01 00:00 瀏覽人次(602)



小時候父親曾帶我們這些小蘿蔔頭去過仙公廟等地方,但長大以後印象就逐漸模糊了。古時候荷蘭人畫的地圖像國畫似的,從海上就可以看得到山,非常漂亮。現在我們自新營就可以看得到枕頭山、關仔嶺,但山裡面與海的深處究竟是怎樣的一番景象,那些現在看來理所當然的既定步道,其實都是一個腳印一個腳印的烙痕,而所謂的觀光景點其實也是用腳找出來的。

我用腳發現的山線景點,得提到我和同仁第一次去探勘的枕頭山,最主要想要看現場的寬闊視野,當時旁邊幾乎都是石頭及荒煙漫草,如今枕頭山上有一個很精采的地方,從碧雲寺爬上枕頭山,除能參觀寺內的景觀外,倘能找出登山步道,大約45分鐘即可抵達山頂享受攀岩樂趣。山上的風涼爽拂來,相當適合作專業級的滑翔翼訓練,假如能好好規劃確實很有機會比屏東賽加運動公園的飛行傘還棒,屆時從南二高即可看到滑翔翼如同大鳥般飛翔,到當地旅遊者即可搭配周遭景點,先行遊賞大仙寺,後至白河水庫、水火同源洞繞一圈,循步道登至枕頭山攀岩,夜晚再回關仔嶺泡湯。





枕頭山的視野得以俯瞰整個嘉南平原,它在日據時期即是一級觀測站。地形上相當特殊,佈滿了石灰岩地質,但觀光未發展之際人煙稀少,有人看中這一點進行偷竊或走私的勾當,所以我認為政府推動生態旅遊及觀光,除了是幫地方作產業轉型外,另一方面也是希望邀集更多人一同來做國土的監督者,杜絕走私犯有機可趁。像有一次我跟著府內人員及專業登山隊,一起挑戰大凍山縱走,從北到南的攀登過程,有一段路沒什麼風、天又熱,幾乎看不到有人經過,突然看到前方有人用網子在捕鴿子,其中大多是專業賽鴿,所以我們登山的附加價值也是為了多救幾隻賽鴿,以及捕鴿者為了佈下天羅地網所砍掉的百年相思樹;知道非法捕鴿的情形後,我們之後亦要求警察多加前往查緝,以絕後患。





而濱海沿線首選,自是七股鄉的七股潟湖。我第一次去七股潟湖,其實得追溯至民國82年我剛選上立委的時候,因為81年選舉時,中天有一位主播跑來問我對於「黑面琵鷺」的看法如何?那時,我壓根沒聽說過黑面琵鷺,所以請人去幫忙查,選上以後,就想身為台南縣七股鄉人竟不知道縣內國寶級的黑面琵鷺長什麼樣子,實在有點丟臉。於是約了幾個人,想要去瞧瞧黑面琵鷺。我從南灣開車進去,草長約3公尺,車前方的擋風玻璃都被雜草所掩蓋,所以車行得很慢,直到進入潟湖灘地,看到整個防風林的枝枒上棲息了幾萬隻的鳥,大鳥、小鳥的群聚景像,心頭漾滿了濃濃的感動,當地人準備新鮮的蚵仔作了豐盛的一餐,飽餐後跟著他們去潟湖捉魚,看到另一幅讓我感動莫名的景像,就是爬滿沙洲如同千軍萬馬的和尚蟹,心頭上所受到的震撼實在難以用筆墨來形容。當時雖然沒有帶望遠鏡,沒得見到黑面琵鷺的身影,但是當我看到數以萬計的鳥群翔集此處的潟湖,內心的波動已夠驚人。





有一天,我在報章雜誌上看到東帝士及燁隆集團要在七股潟湖興建七輕、石化廠、煉油廠及大煉鋼廠的消息,那時已是當立委的第二年,我對於潟湖的記憶,對於那番美麗的景色,簡直如同來到異域般的世外桃源,竟然將淪為財閥利益的犧牲品,不忍看到全台灣最大的潟湖,在還沒有機會讓人熟識就消失,所以我們當時還花了很多錢去推銷,辦理坐船遊潟湖的活動,在潟湖上同時有10、20艘的船在潟湖上行駛,場面實在很壯觀,來參加的人都留下非常深的印象。後來在86年7月20日我們還辦了「七股潟湖觀光赤嘴園」的活動,同時有好幾百位市區小朋友在退潮時,在海邊挖赤嘴、捉招潮蟹,為了這個活動我們還拍攝了西濱之美紀錄片,帶動整個觀光的發展,小孩子都玩得不亦樂乎,像成大有一位林瑞明教授雖然頭髮斑白,但他的小孩還很小,在那裡玩了一整天非常興奮。連我自己的二姐夫,自從參加我的「觀光赤嘴園」活動後,連續好幾個星期都到七股潟湖挖赤嘴仔,挖完帶著他的戰利品就回去了。





其實,連同我自己到現在都依然非常懷念「七股潟湖觀光赤嘴園」的辦理情形,或許是因為總讓我想起小時候我也常穿著米粉袋做成的內褲,到漁塭的溝渠去摸燒酒螺、彈塗魚、招潮蟹,摸一摸一不小心就會被螃蟹咬到,非常刺激。





我實在非常希望能夠早日恢復辦理「七股潟湖觀光赤嘴園」的活動,讓更多人的童年有更多難以?滅的回憶。我絕不容許,別人玷污這大自然的恩賜,這美麗的鄉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