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電子郵件訂閱

2006年5月9日 星期二

自掃門前雪


[2006心情故事] 2006-05-09 00:00 瀏覽人次(725)



行經六甲鄉和平街、中正路及縣道174,四處紛飛的紙屑、沒吃完的便當盒、塑膠袋、塑膠杯、保麗龍及各種廢棄垃圾,隨地可見,有些街面兩旁都是住家、商店,車水馬龍人來人往……。



看見這一幕幕,我不禁有很深的感觸,俗諺云:「各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在以前那個明哲保身的年代,似乎也並非說不過去,每個人都擔心無故沾惹一身腥,倒霉事接二連三上門,想保平安只好「隨人顧性命」。




台灣社會對個人基本的道德要求,有相當胸襟與寬容度,只要能夠不危害他人、侵害他人的財產及權利,這即是台灣的自由與民主。以前的統治者高高在上,主導人民的自由與生殺大權,「白色恐佈」已是這個社會無法理解、荒腔走板的驚嘆調;總統民選後,總統是普羅大眾的一份子,其職權是全國人民少數服從多數對決後的賦予,是可以被提出來批評、被討論與被檢視的,這代表整個台灣民主的進程,已然趨向於以民為本、以民為主的時代,無法嬴取民心的在位者,很殘酷地必須面對腹背受敵的煎熬。所以,我必須說,台灣民主是進步的,也正走在對的方向。







可是,我們的民粹是什麼?即便我們可以不必高呼國家民族,但是我們如何能對堆積在門前的垃圾,放眼望去看以一片「豬寮」般的景況,絲毫無動於衷,繼續在這裡穿衣、吃飯、走路、開車、上班、下班,過著平素的居家生活,而不求改變門前的方塊之地,如果我們連「自掃門前雪」的自我督促觀念都喪失了,那麼我們到底能夠期許我們的下一代,有怎樣的進步思維與生命關懷,我們是不是都在「以身作則」地告訴他們:他人的疾苦不重要,對自我的要求也不重要?這是我們社會病態而麻木不仁的一隅。







所幸,在許多社區還有眾多可愛與可敬的志工們,掛著笑容、滿懷熱忱、無怨無悔地為他人、為社區、為社會、為國家不求回報的付出,看見他人的不便如同自己的不便,即使只是小如體貼地倒上一杯冰水為你解渴,給一頂遮陽帽擋住頭上的烈日,給一副口罩阻隔撲面而來的塵埃,驚慌地為你驅趕爬上腳踝的紅螞蟻,都在在令人感動。







他(她)們不僅自掃門前雪,還管他人瓦上霜,他們是我們的環保尖兵,請給他們最大的鼓勵與掌聲;並且期待,我們能夠一起關心、剷平門前已將酸腐的垃圾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