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電子郵件訂閱

2006年9月25日 星期一

「窮則變,變則通」


有廣大年輕讀者群的《30雜誌》採訪記者夏樂祥,針對縣府這幾年的創新與改變進行一場專訪,專訪前,想起夏記者似乎與我以前一位丁姓助理「過從甚密」,打趣之餘才知道他們二人已共組家庭,有了二個小孩,實在是歲月不饒人啊!如同我最精華的歲月大都付諸公部門,一直沒有多少個人時間,很快地已經滿50歲了。

30雜誌夏樂祥記者(右2)專訪

夏記者對於台南縣這幾年的變化直呼不可思議,尤其以為科技面與農業面的突飛猛進竟是出自於像我這樣一位讀法律的人手中,總認為是否有什麼「?招」可以傳授?其實,我大學時一開始讀台大物理系,而後才轉至台大法律,我的碩士論文作的是「半導體積體電路佈局設計法律保護之比較性研究」,擔任過IBM台灣分公司專利律師,三任立委期間擔任過土地改革小組、科技協進會召集人,加上我向來具有統整性的系統思考,這些背景或許是讓我更容易發現問題、解決問題,但台南縣之所以能夠打破傳統格局不斷創新,其實說穿了還是一個很簡單的道理,因為中央資源分配南北不均,很多資源還沒分到南部就已經瓜分殆盡。

地方政府窮哈哈的,稅入、稅出嚴重失衡,倘若沒有中央預算的支持地方根本難有大建設的可能,但現實已然形成,身為地方首長總不能坐以待斃,什麼事都不做,所以,我一直思考的是如何在絕境中找尋出路,這大概就是夏記者一直想挖掘我背後創意的來源,這一個理念極為單純的就是「窮則變,變則通」。

不想被邊緣化、不想失去競爭優勢,縣市政府只得變革求生。例如南科特定區採浮動分區開發的想法,對於一個傳統農業大縣而言,我們很清楚唯有提振南科之總體競爭力,台南縣才有機會嶄露頭角。當時我們分析縣府倘若自行開發必須要借貸700億,整個時程更將長達30年;是時房地產盪至谷底,政府投資風險過大,況且有時涉及土地炒作糾葛不清,所以為加速南科及周邊地區發展,我們突破法律與現有制度的瓶頸,完全是以吸引民間投資,而找到市場導向與政府雙嬴的關鍵策略。從液晶電視專區、L&M新市鎮到周邊重要聯外道路,就如同開闢一個科學園區大案,別人很難想像竟是由地方政府獨力完成,並且預估南科加液晶電視專區產值至2009年將破兆元。

另外,地方政府在傳統產業所扮演的角色著力點雖不多,但為扶植縣內中小企業升級,縣府訂定200人以下企業開發新技術之補助辦法,總補助金額最高為100萬元,並輔導他們爭取中央SBIR之補助款項。此外,縣府得扮演同產、官、學、研整合平台的角色,處於主導地位鼓勵民間組成研發聯盟;例如前不久組成之「南台灣紡織聯盟」,結盟之後發現企業生產得以互通有無,進行共通市場研究,及一起向中央申請經費,無形之中即能降低成本快速茁壯。因而,目前我們正請業者積極籌組「竹炭聯盟」、「汽機車零組件聯盟」等。

永康,是台南縣人口數最多的鄉鎮,傳統汽機車零組件工廠家數約數百家,但所在地都非常分散,所以在永康焚化爐旁邊找了一塊百餘頃空地,以汽機車零組件作為園區發展主軸,形成一個國際級生產聚落,整合電鍍業等較高污染的工業,我們不僅是為扭轉焚化爐等同引發抗爭的印象,更是為了塑造一個具有國際水平的園區。因而該案雖還在環評最後定稿階段,現已有多家工廠爭相報名。

我們堅持的一個觀點是,傳統產業的環境建構異常重要,尤其要找到立根點,積極創新並將觸角伸向國際,台灣才有機會創造未來。2002年台灣加入WTO後造成國內農業相當大的衝擊,面對廉價進口農產品,農民死守不攻並無法克服難題。農產要有國際競爭力必需先打通行銷市場,所以,一開始我們先到新加坡促銷芒果,而後成功向中央爭取蒸熱處理廠及檢疫設備後,即積極開拓愛文芒果與夢美人米的日本市場,所有的目標與策略非常清楚,即是主打台灣農產國際化,而今,台灣四項外銷旗鑑產品其中二項—蝴蝶蘭、芒果之最大生產地均在台南縣。

有鑑於全球化後,台灣許多縣市所得不升反降,因而在講求知識經濟與美學經濟的大環境底下,創意設計即是突顯國際競爭優勢的主要策略。9月30日即將假蕭進文化園區開幕的「創意設計博覽會」,即是台南縣力求創新轉型的例子。蕭壟文化園區原本不過是一個閒置百年的糖廠,我們為創造地方藝文的思維,激發新的活力與想像力,縣府約投資3億元進行空間改造,將看似頹敗的倉庫改裝成合格展示館,過去我們在該地辦過二次世界糖果文化節,完全通過消防、公共安全與大型活動的考驗,因而台南縣能夠獲得此次「第四屆台灣創意設計博覽會」主辦權,可謂實至名歸。

創意,對於農業縣而言是一項不得不然的考驗,為避免台灣農產被邊緣化,因而我們辦理「虱目魚創意料理王大賽」、「南瀛伴手禮競賽」、「台南縣農產品創意競賽」等,台南縣從農產這一區塊出發,希望眾人能貼近感受到我們決意行銷國際的決心與努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