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電子郵件訂閱

2006年9月20日 星期三

看見西拉雅


「Ka mu-nonang ko ki darang tu vukin 在山上小路,Ni Kitaan ta sasat ti ayam 遇見一隻小鳥……」於竹樂器與西拉雅族人所演唱的美妙歌曲中,揭開了西拉雅原住民事務委員會辦公室的序幕,這些以羅馬拼音記錄而成的西拉雅歌曲,是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族人,一字一句從荷蘭人遺留下來的新港文書與其它史料裡,所逐漸挖掘而出的母語歌謠。他們勇敢而自信地唱出自己的歌,也唱入了其他族群的心中……。

 「台南縣西拉雅平埔族文化協會及口埤教會帶來的傳統竹樂器演奏。

今天,在西拉雅原住民事務委員會辦公室前,具有相當大的歷史意義,行政院原住民委員會主委瓦歷斯?貝林、文建會吳錦發副主委,及縣境內吉貝耍、頭社、口埤、番仔田、六重溪、北頭洋、左鎮七個部落代表齊聚一堂,甚至有代表遠從南投與屏東前來加油打氣,西拉雅委員會推動辦公室,也就在各界期待的目光與掌聲中誕生了。



 台南縣西拉雅原住民事務委員會揭牌

雖然說西拉雅族人確切的分支情形在學術界仍有爭議,但眾多資料均指出在荷蘭人來到台灣第一個見到的人類即是西拉雅原住民,西拉雅亦是台灣原住民族令世界最感興趣的研究範疇之一。1995年縣府首度於大內鄉辦理「頭社太祖夜祭」,而1999年我還在擔任立委時,與地方耆老共同恢復舉辦佳里鎮北頭洋部落的夜祭活動,這個活動不僅是為了引發眾人對西拉雅平埔族信仰的注意,更是為了鼓動族人對於西拉雅的尋根意識,擺脫過去不能自我認同的無形陰影,喚回生命的光榮與驕傲。

因而,雖然西拉雅族目前僅為縣定原住民,但在縣裡面我們看見其歷史性與文化性,值得深入研究與探討的面向。去年在10月15、16、17日三天,縣內舉辦首次「平埔會親」活動,以凝聚所有族人的力量,並邀集專家學者針對西拉雅平埔族人作專題研究。而未來,除了按照程序持續爭取國家認同外,我們希望在規劃中的「台南縣博物館」,第一個即能成立「西拉雅平埔族文物館」,以集中散落各地的文物。另外,每年延續辦理「平埔會親」的活動,作為年度平埔社群的盛事。

何謂國家的自我認同?應該即是從所謂自我認同開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