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電子郵件訂閱

2018年4月10日 星期二

【海芋踏查,草山櫻蹤?】


清明節連續假期,正逢陽明山竹子湖海芋節,作為台北市長參選人,希望能親自去踏查體會一下。正好七年前到柏克來大學當訪問學者時認識的好朋友高銘祿兄,他的父親世居竹子湖,乃特別商請他帶路並解説。

昨天山上風雨不停,但遊客仍然很多;雨絲在空中飄舞,陣陣雲霧飄渺,愰如世外桃源;我們踏查海芋花田及清澈川流的竹子湖溪。突然想到這𥚃強勁的風也許是適合發展小型風力發電機來發電;至於週邊溫泉地熱也許是地熱發電最好的潛力區。沿途我在疑惑著為什麼這𥚃叫做竹子湖?到底湖在那裡?

高兄特別介紹我去拜訪湖田里的曹昌正里長,希望能夠聽聽在地的心聲。里長是景觀園藝的專業者,後來選擇回鄉蹲點推動地方的農村旅遊及在地產業,他也在竹子湖經營「發現生活園藝」休閒農業餐廳。曹里長逗趣的說,竹子湖這裡兩大姓高曹,來到這裡就有「高潮」。曹里長分享了許多在地產業發展的經驗,及對政府政策的評論:

1、休閒農場的最小面積,目前是0.5公頃,但農委會想提高到1公頃,他認為這樣對地方發展休閒農場影響很大。
2、有關發展小型風力發電及地熱丶湍流小水力發電等,他們地方很有興趣,但陽明山國家公園管理處不贊成。希望中央政府能夠在不影響生態環境的前提下應該要適度開放。
3、他們對於北投纜車非常支持,認為不但是減輕陽明山空污的必要的方法,也是提升陽明山旅遊國際能見度的好策略。曹里長的意見給我很大的啟發。

回程也特別到「竹子湖蓬萊米原種田故事館」參觀。這𥚃是落成於1928年的竹子湖蓬萊米原種田事務所,也是台灣蓬萊米的起源地,𥚃面並陳列由許文龍先生親塑的蓬萊米之父磯永吉及蓬萊米之母末永仁的塑像。我也在這𥚃找到了竹子湖名稱的由來,原來這𥚃曾經是大屯山火山熔岩噴發形成的堰塞湖。

另外著名的抗日英雄簡大獅曾以大屯山丶草山一帶為根據地,並二次圍攻台北城,這裡也留有台灣人民不屈不撓的壯烈精神。而日本人因圍檄簡大獅抗日軍,而無意中在竹仔湖發現台灣原生種粉紅色的「草山櫻花」。這正是最近我一直在思考的問題,「台北作為花園城市,那一種花最具有代表性?」櫻花好看大家喜歡,台北的氣候也適合種櫻花,但一般因為櫻花代表日本,所以忽略了台灣也有原生種櫻花。那一種是代表台北及台灣的原生種櫻花呢?其實「草山櫻花」就是一個具有台北及台灣原生種櫻花的代表,值得大為推廣。

回程銘祿兄載我們經過北投區的硫磺谷地熱景觀區。這一個沒在計劃中的行程,因為1697年郁永河的裨海遊記而在歷史上留名,所以我們特別下車來巡禮一番。西班牙人佔領北台灣時,壟斷了自古以來台灣的硫磺國際貿易。這個景點除了是一個大自然的地質景觀公園外,也是溫泉的重要而豐富的水源頭,同時也是豐富的硫磺產業史。而且這裡也讓我思考陽明山丶大屯山系是一個具有豐沛的地熱發電的潛力區,如果選上市長,一定會全力協助推動試辦地熱發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