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電子郵件訂閱

2018年6月8日 星期五

【台北地下迷宮踏查】


5月21日,一個再平常不過的台北週一,煥智來到有「台北地下迷宮」之稱的台北車站地下街。我從M3出口處進入地下街,由西往東踏查。
台北車站為台鐡丶高鐡丶北捷共構,最後再加入機捷,形成四鐡共構,是台北市重要的交通䌔紐,地底的地下通道複雜度可想而知。台北車站地下街由南到北主要分為三區,分別是Z區丶K區及Y區。Z區為「站前地下街」,延著忠孝西路及捷運板南線,是最早開通的地下街,K區地下街目前主要是由誠品書店經營的商店街,而最新的Y區稱「台北地下街」,則是沿市民大道連接機捷及通往捷運北門站。

自從國光客運台北西站遷至京站轉運站之後,Z區(站前地下街)人潮相對減少,不過進駐的攤商五花八門,生活百貨小物丶按摩推拿服務丶各種算命小店丶遊戲場丶跳舞機丶街頭快打⋯⋯還有當下最紅丶什麼都能夾的夾娃娃機,去年開始,瘋娃娃機現象襲捲全台,沒想到北車也淪陷了。現場我也體驗了一下從日本引進的「太鼓達人」及扭蛋機。請玩得正起勁的年輕人教我打了一段太鼓,竟然連過兩關!這遊戲譲我也想起台南十鼓,可以開發類似的遊戲機,一定也能引起風潮。
接著又選了扭蛋,得到了一個暴龍頭的模型,我認為如果扭蛋機的內容物能發展一套台灣相關的各種小物,似乎也是商機無限!例如台灣百大人物,舉凡台灣近代西方美術導師石川欽一郎丶台灣藝術家黃土水丶陳澄波丶林玉山丶建築師森山松之助丶井手薰丶建築彩繪大師許連成丶作家西川滿丶傳統戲曲藝師廖瓊枝丶攝影三劍客李嗚鵰丶張才丶鄧南光等。

結束台北車站地下三條主要地下街的踏查,大家認為台北車站是個大迷宮般的空間,我認為主要是指示標誌過於複雜,會讓外地人初次對台北留下不良印象,雖然台北市政府曾經針對台北車站專用的「台北車站通」APP,但這個問題若是從一開始設計指標即可改善,而非事後再以科技進行亡羊補牢。
此外,我也發現前往Y區方向的機捷,必須先穿越K區(即誠品商店街)及停車場區。令人訝異的是,有別於誠品地下街的氛圍,Y區與Z區一樣,這𥚃依舊是傳統攤商丶百貨小店的陳設,Y區有28個出口,靠近北門站端規劃為美食街,相較於Z區(站前地下街)中段設有臭豆腐攤位,或多或少對空氣品質有影響。而Y區(台北地下街)新設有不少的東南亞美食餐廳,即使是台灣小吃,並常見標示東南亞語系的語言。

踏查中段,我由站前地下街往西走到底(懷寧街方向),出口左側為大阪商船株式會社台北出張所舊址。我選擇最東的Z10出口(重慶南路方向)走出地下街,是重慶南路與忠孝西路路口,遠眺重見天日的北門風光及台灣總督府交通局鐡道部舊址。
最後,從北門站塔城街出口(Y2)離開地下街,在結束這趟台北市最大地下迷宫踏查行程前,愛喝咖啡的我來到森高砂咖啡,聽說這裡賣台灣精品咖啡,所以我特地來嚐一嚐,我點了一款名為「南投九分二山極品莊園咖啡」,在市定歷史建築𥚃喝咖啡,彷彿回到早期的台灣文人生活氛圍。

森高砂咖啡曾經是黑美人大酒家,在此之前,日治時期乃一café(咖啡廳),當時為洋式休閒空間之代表物,反映早期台人優雅生活的一面。戰後改為萬里紅酒家,再改為黑美人酒家,直至1996年閉店。黑美人長期以來一直是台北最高級酒家,不少名人常在此聚會,其中,二二八事件時,更有不少台灣仕紳聚會。今這座位於三角窗壯觀的建築更是煥然一新,南京西路的牆面依舊保留「萬里紅公共食堂」老招牌,供世人緬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