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電子郵件訂閱

2018年6月8日 星期五

【禁掛五星旗 黑道大進擊?】


最近有民間團體發起「是否同意立法規範,禁止公開展示及懸掛五星旗等境外敵對勢力的旗幟?」的公民投票,據了解也有民進黨地方黨部被要求協助連屬公投,贊成方與反對方都各有根據,贊成者認為應該將中國五星旗視同和納粹旗一樣應加以禁止,反對派則表示懸掛與展示五星旗是言論自由範疇應予保障。

在台灣公開展示中國五星旗一直以來都是極為敏感的課題,過去在長期戒嚴期間,光是去揣摩五星旗長的樣子都是一種犯罪,更別說公開展示或懸掛了。但近年來發生的許多衝突與暴力活動中,都不乏看到手持五星旗的暴徒攻擊其他民眾,也看到公開展示五星旗的民眾與其他民眾爆發口角與肢體衝突。究竟懸掛展示五星旗應該是要立法禁止呢?還是應該保障其言論自由?

一、 言論自由是否包括公開展示與懸掛中國五星旗?
懸掛與展示中國五星旗,法務部年初已經有公開見解,認為「懸掛五星旗就被認為是分裂國土而施以刑罰,無異僅因言論主張分裂國土,就施以最嚴厲刑罰,顯然逾越中華民國憲法所定必要範圍」,所以否決了網友提案。

但是以南韓的案例來看,南韓在國家保安法中對於懲罰宣傳北朝鮮國家象徵有嚴厲的規範。南韓在國家保安法第二條中明確訂立反國家團體範圍,認為是自稱為政府且以變亂國家為目標的團體,明顯指稱北朝鮮。在國家保安法第七條中,在公開場合讚揚與宣傳反國家團體象徵與宣傳物就是犯罪,依法都可判刑。所以南韓不時有親北朝鮮人士因為公開懸掛北朝鮮國旗而被逮捕,近年來在國會擁有席次的左派統合進步黨更因為親北朝鮮而被憲法法庭宣告違憲而被解散。以此看來南韓是以極高的國家安全標準否定宣揚北朝鮮國體為言論自由的一部分。

言論自由是否要有國家安全界線?這是一個高度敏感性的問題,就和在以色列是否可以公開展示哈瑪斯旗幟,在南韓是否可以展示北朝鮮國旗一樣,就算南韓以法律禁止北朝鮮國旗的公開展示,也要面對民間的反對意見,認為國家保安法侵害人民言論自由權。但是法務部對於禁止懸掛中國五星旗的回應,似乎少了對於國家安全層面的考量,講得太快了點!

二、 應該以互惠原則思考中國五星旗的展示問題
為何中國五星旗的公開展示與懸掛會引發爭端,除了中國對與台灣的主權聲稱與台灣的統獨之爭外,中國對於中華民國國旗的打壓也是原因之一。除了在國際場合,中華民國國旗都被中國方面公開要求撤下之外,中華民國國旗也不能在中國大陸公開升起,反而中國五星旗可以在台灣公開展示並且獲得憲法保障,這就是一種不對等。

而且在各項國際賽事中,中華民國國旗也不能公開懸掛,只能懸掛奧會旗幟。即便是國際賽事在台灣舉辦,一樣不能在場上揮舞中華民國國旗,以去年在台北舉行的世大運為例,在賽事周邊展示中華民國國旗竟然成為警察執法對象,可見在台灣揮舞國旗是多委屈的一件事。這也就不難理解大家對於中國五星旗的厭惡感了!如果政府從對等尊嚴的立場出發,禁止中國五星旗的公開與懸掛就不涉及言論自由的問題。

三、 公開懸掛與展示五星旗的背後
但是如果立法禁止中國五星旗公開展示與懸掛並加以取締,就不單純是表示言論自由問題,除了國家安全問題之外,也必須要評估管理有效性的問題。

近年來在台灣可以看到五星旗在越來越多公眾場合出現,但這些在公開場合懸掛展示五星旗的動機都不單純,不少都涉及黑道幫派介入,甚至也有公開質疑的民眾受到手持五星旗的民眾攻擊,甚至也有商人以法律方式侵占廟產,為了規避政府的查緝追稅,就在廟產上公開展示中國五星旗以混淆視聽,也有這樣的事情發生。換言之近年來台灣出現五星旗的背後除了有一票背景不單純的黑幫人士之外,還有一票政治投機份子在背後虎視眈眈。

如果以公民投票方式要求立法禁止中國五星旗的展示與揮舞,可能會讓五星旗會變成一種政治商機,換言之許多政治人物、政治投機者和黑幫人士剛好可以藉由揮舞中國五星旗故意遭到政府單位打壓,而獲得舞台,反而讓揮五星旗成為一種撈取政治資本的手段。這種狀況就如當年美國在一九二○年代禁酒主義成為主流、讓美國聯邦政府立法禁止酒精販賣,不但沒有徹底禁止酒精的使用,反而讓黑手黨認為有利可圖,其中的艾爾卡幫還因此發跡。換言之如果立法全面禁止與懲罰公開懸掛展示中國五星旗,可能剛好順了部分幫派分子與極端主義者的願望,政府的法律剛好成為他們在兩岸撈取政治資本的工具,也會讓台灣反而陷入治安危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